梵谷/達摩: 張宏圖 個展

16 June - 22 July 2018 耿畫廊 台北

本次展覽「梵谷/達摩」,是張宏圖於 2007 年開始創作並完成於 2014 年的 39 件由梵谷的自畫像重製為禪風達摩的作品,這 39 件做為一個整體的作品,象徵了梵谷在 1886 年至 1889 年,生命最後四年多的時間對自我的形象描述。梵谷與達摩,這兩個看似時空背景相去甚遠的文本,卻因梵谷在接觸日本浮世繪後開始產生了連結。梵谷對日本藝術的迷戀,除了曾多次臨摹、重製浮世繪作品,也明顯反映於自己的作品風格中;甚至在 1888 年他送給高更的自畫像中,他更以日本和尚自居,形容自己除了作為一位印象派畫家之外,更是一位虔誠的僧人。儘管日本藝術對梵谷的影響甚大,但終究無法擺脫歐洲繪畫媒材與新印象主義風格的本質,仍舊只能以他熟識的方式趨近他所嚮往的日本藝術。因此,當梵谷表明自己在畫中看起來像是一位日本僧人時,讓張宏圖查覺到兩者之間文化混血的線索,並以禪意繪畫的形式重新繪製梵谷的肖像,藉達摩的造型重塑他外觀,讓他無論在外觀或精神上都真的成為他所心向神往的僧人,而且是如同祖師達摩般的「胡僧」,堅定、慈悲、超脫且睿智。

 

對張宏圖而言,梵谷/達摩的再製並不單純只是意味著兩者在歷史脈絡上的交集,因為文化的交換與生產是持續不斷且有機的;日本藝術追源究柢,是受到佛教、禪宗思想的影響演變至今;在中國與日本弘揚的佛教禪宗,是祖師達摩在南北朝時期自印度傳入中國的,融混著文人畫的特質,到了宋元交際時期發展出獨特的禪意繪畫,隨著禪宗的傳播,禪意繪畫的美學與思想得以影響整個漢字文化圈,而時至今日流傳的達摩形象也是奠基於此。甚至在50年代因國際思潮的交流讓禪學得以被歐美藝術家接納,從而成為眾多觀念藝術家核心概念之一。

 

展覽中除了 39 件繪於紙上的水墨作品外,張宏圖在作品旁搭配了一個 Qrcode ,讓觀眾可藉此對應每件作品與梵谷自畫像的資料,同時也展出了自水墨達摩至油畫梵谷自畫像的影像漸變錄像;無論是中國傳統山水或是梵谷的肖像,對張宏圖而言都是萃取審美觀念的對象,張宏圖藉由影像與新媒體的功能,除了讓觀眾對比作品與作品間的差異外,更希望藉此更具體化他持續實驗的美學觀念。

 


 

張宏圖

1943 年生於中國甘肅省,他的藝術養成始於中國,然而在經歷中國文革與文化大躍進等波折後,在80年代離開中國、定居紐約,紐約的多元文化環境給予他創作靈感,多方嘗試各種不同於以往的創作手法與媒材,過往的生命經歷伴隨歐美當代藝術的刺激迸發,他藉由藝術創作解開過往的重重束縛,作品中洋溢無懼的開創精神。於 1989 年發生的六四天安門事件,使張宏圖重新關注中國的政治現況,並回想過去在中國的生活經驗,創作了一系列以普普藝術、達達藝術的形式嘲諷中共政治聖像(毛澤東)、或其他偶像的作品。後來張宏圖將創作重心轉向「山水」,自從 1998 年開始創作「中國山水畫再製」系列起,十幾年來張宏圖刻意模仿塞尚、梵谷、莫內等大師的筆法,中西並置的手法早已成為他個人鮮明的創作風格。他的作品跨越並逃脫了所謂「東方」、「西方」、「寫實主義」、「觀念主義等等概念的限制,反叛且混血雜交的手法對既有的權威產生質疑,以此開闢另種審視藝術的新角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