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垢地: 姚瑞中 個展

12 October - 17 November 2019 耿畫廊 台北

時隔二年,姚瑞中再度於耿畫廊舉辦大型繪畫個展「離垢地」。兩次個展期間,姚瑞中經歷了許多意料之外,各種與藝術無關的人生大事。而伴隨而來諸多或重或輕的斷、捨、離,隨著五十知天命之年沓至的心境轉折,在姚瑞中特異於正典的佛教經文解讀中,面對的一切貪、嗔、癡戀,已然轉化為束束離垢而未絕塵的灑脫目光——彷彿應和著語出佛教經典《華嚴經》中,「十地品」修行第二境「離垢地」的修行體悟,於斷思惑,除毀犯之非後,心身清淨離一切垢而成的一分智慧。

 

姚瑞中幼年經常住在台中樂成宮旁的外婆老家,閒暇無事便去擦拭神桌塵埃——宮廟中那出世而又欲力瀰漫的畫梁雕棟總令他嘖嘖稱奇,自此對傳統信仰美學的現世變體產生濃厚興趣,開始涉獵各類宗教源流。而這不同於一般信眾大德的「佛緣」,成為姚瑞中藝術語彙深層伏流的血脈,蛻變為各式文化符碼出現在不同創作系列中。十年前出版的「人外人」攝影集,姚瑞中便開始了對台灣宮廟地景的地毯式踏查,收錄分散各處,信眾廣立山頭的巨神佛像,而後更將遍地神佛集結為 2017 年發表的大作「巨神連線」,以連結玄界法相、苦界人相乃至欲界魔相的欲力奇觀,全境觀伺台灣解嚴後的新時代產物。

 

為免入魔著相,姚瑞中開始於創作時聆聽《心經》,滾瓜爛熟之後改聽《金剛經》,畫風也顯得較以往內斂——而後更自學研讀《達摩血脈論》、《悟性論》及《六祖壇經》等饒富深意的佛理哲學。儘管自陳「登武當金頂而空手而回、聽經唸佛但無緣戒持三寶、走逛教堂卻從未受洗禱告——更未被喚拜齋戒沐浴得見阿拉」,姚瑞中仍依稀感應有股未知力量冥冥主宰著有情眾生,雖無法確切指出具體形式,對於「不可知論者」而言,精妙的佛法智慧、聖經的內涵哲學,在其隱知天命而灑脫叛逆的獨到解讀下,化生為一方諦觀浮世人情的迥異視角,繚繞其筆下離垢絕景,於姚瑞中獨特的「金碧山水」繪畫體裁現身——臨摹再製的繪卷經典,依「姚氏六法」脫逸出傳統水墨文本結構,全然逆反地將筆墨山水轉為「非墨無硯」的硬筆繪畫,並以錯節繚繞的針筆皴法,為粗糙厚紙上的巖壑山林裹上一層有機而又節制的人造生命力;而原應悠然寫意的留白之處,更嬗變為金箔滿佈的輝煌空間——姚瑞中巨型卷軸中金碧殊勝的離世仙境,彷彿呼應其一直以來奠基於台灣廟宇中朱甍碧瓦、金碧浮雕的浮誇美學,以畫筆繪寫出一境離垢而又無比入世的「金場域」(Golden Field)。

 

貼金造境的離垢絕景中,滿載諧擬轉譯後的傳統文化符碼──似戲謔,也似反叛地映對著俗塵繚繞的浮世人間;而混雜於極樂仙境中的現世人跡,隱然透出一種舉重若輕的批判力道。這人工造景的離垢仙境,彷彿姚瑞中點滴人生歷練的迴返印證,也是藝術之於人生的繾綣眷戀——離垢,何須絕塵?

 


 

姚瑞中

1969 年生於台北,曾代表台灣參加威尼斯雙年展、威尼斯建築雙年展、澳洲亞太三年展、曼徹斯特亞洲藝術三年展、橫濱三年展、雪梨雙年展、上海双年展等國際展出。並為新加坡「亞太藝術獎公眾獎」、香港「集群藝術獎」及台灣「台新藝術獎」等獎項得主。

 
作品涉獵層面廣泛,橫跨攝影、裝置及繪畫等類型創作;其中繪畫與攝影一直是姚瑞中主要的藝術語彙。繪畫方面,姚瑞中以自創的「姚氏六法」,呈現逆轉水墨傳統文本的繪畫實踐。臨摹再製的山水繪卷在「粗棉代宣」、「非墨無硯」的轉置下於印度手工紙上勾勒出熟悉而又陌生的國畫體裁;並透過「硬筆吐絲」以針筆油水錯落的茂密線條生成剛硬而錯節繚繞的皴法;「遇白按金」更將原作寫意留白處轉置為黃金滿佈的輝煌空間──隱然以金箔自身所承載的文化意象無語地作出批判指涉;而「陽鋼浮印」和「題款勿揚」兩項反向準則,以及穿插畫中的當代社會情境、錯置引入的消費文化符碼,令其「金碧山水」得以跳脫出元朝以降經典臨摹的範疇。解構各類載體所傳承的文化符碼,姚瑞中輕柔地挑釁著代表正統的經典水墨──突顯出的荒謬與超脫,為文人山水畫於當代創作已然不合時宜的出世意寫,進行一場「重新入世」的補遺。